含钛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含钛废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心人网上药店运营之谜[近日新闻]

发布时间:2019-03-12 00:49:08 阅读: 来源:含钛废料厂家

曾名噪一时的开心人网上药店在运营四年后,陷入濒临倒闭的传闻中,与此同时,其管理层相继离职的消息也浮出水面。在医药电商即将迎来政策利好的前夜,开心人网上药店还需首先解决自身问题。

倒闭传闻

近日,有关开心人网上药店濒临倒闭的传闻开始在行业里发酵。

5月底,微信公共账号“Pharm投资资讯”发文称,“开心人网上药店已经几近倒闭边缘。”而此前一天,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开心人网上药店目前发展势头遭遇瓶颈,公司团队的主要成员相继离职,运营暂时(由)其(集团)董事长梁永强之子接管。”

对于濒临倒闭的传闻,梁永强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并未直接回应,而是反问:“你看我们企业会有问题吗?需要澄清吗?”其子梁力则称该传闻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他认为,“有可能是同行想捣乱。”

其实,无论开心人网上药店是否如传闻所言面临倒闭,与涉足电商的初期相比,目前它已逐渐表现出后劲不足。

开心人网上药店隶属于开心人集团,于2010年春季运营上线,是较早一批启动线上销售渠道的网上药店,也是最早一批入驻天猫医药馆的商家之一。

在医药电商兴起不久的当时,开心人网上药店可谓“异军突起”,在2011年9月销售额突破400万元,创下国内网上药店单月销售额的最高纪录,一度被称为“行业第一”。不过,这一纪录随后逐步被打破,这也是开心人网上药店曾在行业内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好名次。

“那应该算是开心人做得最好的时候。”曾就职于开心人网上药店的相关人士表示,在2012年2月天猫医药馆重启之后,入驻商家增多的情况下,开心人网上药店“也还能做到天猫的前三到前五名”。

可是在开心人网上药店第一任负责人史文禄等人离职后,其在天猫的销售排名由前几名降至约第十名。在其第二任负责人龚波任职期间,开心人网上药店虽然没有太大起色,但也保持着前十的地位。而现在,在龚波等人离开后,开心人网上药店在天猫的销售排名已退居十名之外,“目前排在十多名。”一网上药店负责人对新金融记者表示,这个排名在天猫后台可以查询。

对此,梁永强解释称,“我们发展的重心是打造自己的官网,天猫我们是参与,(但)那不是我们的方向。”而梁力表示,“所有事情,在我接手过来后,年底见分晓。”

梁力所言似乎印证了外界关于他已接管开心人网上药店的说法。梁永强虽然予以否认,称“他(梁力)只工作了一年多,负责网站推广,”但也表示,“他(心理)很成熟,是未来的黑马。”

关于梁力此前的经历,一接近开心人网上药店的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他是在澳大利亚读完高中回来的,没有医药行业从业经历。”并且,“梁永强想把儿子扶上马,想提前让儿子接班,硬推上来的。”

新金融记者试图就此求证,但梁永强仅表示,“别问这些,他实际蛮年 轻的,之前是学生,在国外待过。”

公开资料显示,开心人网上药店曾宣称其2012年销售额接近2亿元。梁永强表示,其2013年销售额同样是“差不多两个亿”。

“现在行业内的等级划分得很清晰,两个亿属于第二个级别,只有少数几家。”上述网上药店负责人表示。但其并不认为开心人网上药店的规模达到了这个级别。

虽然在开心人网上药店对外公布的数据中,并未表现出明显的业绩波动,但值得一提的是,有“依靠大量广告投放在短时间内获得市场效益”之称的开心人网上药店,却在今年第一季度一反常态,停掉了百度推广等投放。

骨干离职

据不完全统计,最早参与开心人网上药店运营并担任过管理岗位的人员现大都已离职。“最早那批人都走干净了,没有一个‘老人’了。”上述相关人士表示。

开心人网上药店管理层离职主要出现在两个时间段,原开心人网上药店董事总经理史文禄等五位管理人员相继离职集中在2012年3、4月,其后接任的原开心人集团副总裁龚波等多位管理人员先后离职是在2013年下半年。

史文禄在任时曾被称作“开心人网上药店的灵魂人物”,其个人知名度不亚于开心人网上药店。也因此,史的离开在当时比较受关注。

“当时令梁永强不高兴的是,他觉得开心人这个平台给史文禄提供了很多采访机会,树立了个人品牌,他认为这个个人品牌已经超过了开心人的,所以后续的很多采访就强行压缩了。”上述相关人士称。

梁永强对此并未回避,他直言,“最早一批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典型的打造个人的手法,我们没有那么火,是报道出来的,知道吗?”同时他也表示,“当然我对这些年轻团队还是很爱护的,他们做错事我有时候也原谅、理解,引导他们。”

在史文禄任职期间,梁永强还不太参与电商业务,“他不管”;而在史文禄离职之后,梁永强对网上药店的管理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虽然具体运营由龚波负责,但实际掌控的是梁永强。”上述相关人士表示。

但在梁永强看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原来不太懂(电商),多请一些团队人员,让他们有经验的做一做,现在我已经很清晰了、搞明白了,所以这个时候要开始听我的了。”

基于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龚波在任期间以及离职都比较低调了。

“就是有一天就不来了。”开心人网上药店的工作人员也是在这之后才知道龚波离职了。据了解,龚波请辞是在去年7月,且他在开心人集团任职达十年,在开心人网上药店上线之前,他一直在集团的连锁板块工作。

据熟悉龚波的人士表示,“在一家企业做了十年肯定是不想离开,离开是因为发现这个地方无法再支撑他的理想,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在一个地方做这么久就是想做成点事,没做成事就离开总觉得是一种遗憾。”

该人士还表示,“他有很多东西可以说,但他不能说,毕竟开心人是他的老东家,虽然他离开得并不愉快,但他也不希望说出什么对开心人造成伤害。”

龚波离开后,与其同时期任职的相关部门负责人也先后离职。虽然他们彼此之间并不清楚各自离开的原因,但或多或少地感受到,“公司的发展趋势不是向上的了,工资不涨,职位也没有改变,感觉投入越发的小气。”

这种感受并非个例。其中一位离职人员对新金融记者坦言,“我认为它医药电商的思路比较落后,打的是保守牌,当然保守没有错,它认为人员和投放的减少就可以获取更多的利润,从长远来说可能是细水长流,但在整个电商这么一个快节奏的环境下,它的思路和我的想法不匹配。还有一点是它发展的速度有点慢,没有达到当时的规划和预期。”

潜在问题

开心人网上药店管理人员的悉数离职与其目前的经营和发展不无关系。

据上述业内人士了解到的情况,之所以这样,除了梁永强的管理外,新任负责人没有经验。原来的核心人员都已经离开;到目前为止,它很多产品的品类结构没有做好,没有真正沉下心来研究网上药店的品类和结构、优化供应链,以及怎样把产品利润做起来、怎样去推广、怎样做内部的团队建设,这些工作都没有做好,而且越来越差。

在该人士的印象中,这两年中,在一些行业内论坛上,梁永强说了很多外行话。其认为,“他(梁永强)要让儿子接班,应该留一些元老来辅佐他的儿子,但他没有做这方面的安排,老臣都离开了。”

当然,梁永强不这么认为。“我做生意这么多年,年轻的人才在专业方面有优势,但综合起来可能还需要经历积累,所以我不出来不行。”同时,他也在强调,梁力“是我的学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此外,一医药电商人士表示,“董事长不用懂太细,抓方向就行了,而且梁总已经很有耐心了,不容易。”至于梁力,他认为,“小梁总比较年轻,对互联网比较感兴趣,自己家的公司肯定会比较上心。”

实际上,在史文禄等第一批管理人员离职时,就曾有媒体指出,“这与母公司最高决策者的经营理念以及对放权的限制等有一定关系。”

该报道提到,在2008年开心人完成第一轮一亿元融资后,原计划的第二轮融资遇到了问题。

“那次融资失败了,失败的核心原因是没有股权,家族企业的梁永强对股权分配这件事接受不了,不给分配股权,投资方不干了。”上述相关人士表示,第一批管理人员的离职也与此有关。但这一说法未得到梁永强的证实。

巧合的是,在开心人网上药店倒闭传闻出现的同时,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对网上药店销售处方药,以及可委托具备相应要求的物流配送企业储存和运输等进行了极大的松绑。这被业内认为是“重大利好”。

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次政策一旦放开,开心人应该还有机会。”梁永强也表示,“这对我们肯定是好事情。”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分析,开心人网上药店在此政策之前就频打法规“擦边球”销售处方药,此次放开处方药的征求意见稿出台,无疑让其在销售处方药时更“名正言顺”,给现在的开心人网上药店带来一些帮助。

‘那次融资失败了,失败的核心原因是没有股权,家族企业的梁永强对股权分配这件事接受不了,不给分配股权,投资方不干了。’上述相关人士表示,第一批管理人员的离职也与此有关。但这一说法未得到梁永强的证实。

(编辑:舞哲)

弹簧高频疲劳试验机

WTWD-50SL数显试验机

WTW-100KN电子万能试验机

试样拉床